第104章 道心差点不稳(二合一)_1990:从鲍家街开始
趣书网 > 1990:从鲍家街开始 > 第104章 道心差点不稳(二合一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04章 道心差点不稳(二合一)

  第104章道心差点不稳(二合一)

  隔天上午,周彦的传呼机收到了俞飞虹的消息,然后周彦就回了个电话给俞飞虹,跟她说了电视台采访的事情。

  得知周彦要带她一起去燕京电视台接受采访,俞飞虹也非常高兴,一口就答应了下来。

  下午周彦又收到孙秦发来的消息,让他再去一趟邮电局,说是电话的事情已经给他打过招呼了。

  周彦去了,果不其然,这次直接就通过了,不用再排队,邮电局的工作人员告诉他,明天会有工人师傅到他家去装电话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师傅们就过来,因为附近已经装了不少家电话,所以装到周彦家也不用多麻烦,很快就弄好了。

  等到电话装好之后,周彦又去了燕京电影制片厂,今天《霸王别姬》正式开拍。

  周彦到的时候,剧组已经动起来了,陈恺歌安排的第一场戏拍的是戏班的师傅在院子里面抽查功课的戏。

  这一段其实算是前面比较难的一段戏了,因为院子里面的演员很多,而且这个镜头挺长的,从师傅进画到查完三个人的功课,总共有几分钟都没有切画面,这对现场调度要求挺高的。

  从这一点上,就能看出来陈恺歌非常自信。

  要是周彦来拍,肯定是先易后难,先拍简单的让演员跟幕后工作人员们热热身,等到相互熟悉之后,再去拍难的戏。

  周彦到的时候,见到少年演员们还在走位、排练,他就小声地问旁边的杨战家,“老爷子,这练第几遍了?”

  杨战家转头看了周彦一眼,小声回道,“已经是第三遍了。”

  听到已经是第三遍了,周彦忍不住咋舌。

  其实开机之前排练个几遍是很正常的事情,别说是三遍,有的镜头开拍之前排练个十三遍也没什么。

  但关键这场戏动作太多,每次排练,孩子们都要不停地做动作,有好几个孩子不停地在做前手翻,像个轮子一样在院子里面不停地滚动,只要排练不停,他们就不停。

  不过这些孩子看起来,似乎并不觉得有多累,一直在机械地做着动作。似乎对他们来说,这就是日常生活。

  见此情此景,周彦也是不禁感慨,这段戏想要表现的,就是戏班子里面的苦,而有意思的是,拍摄现场也恰恰展现了这一点。

  从这些孩子们的表现来看,就知道他们平时的训练量有多大。

  看他们排练的时候,周彦也掏出纸笔开始做记录。

  他记录的内容有两方面,一方面是跟配乐有关,比如某段是否该用配乐,适合用什么类型,又适合什么配器,都做了标注。第二方面,就是现场的编排了,这场戏场景不大,但是人多,调度也就多,周彦想要学一学陈恺歌是怎么调度的,顾长卫他们又是怎么运镜的。

  一部电影里面,像这样长一点的镜头其实不多,所以学习的机会也比较难得,周彦自然不愿意错过。

  正在周彦认真做着记录的时候,忽然感觉后面有人拉他的衣服,他转头一看,竟然是许情。

  看到许情,周彦一脸疑惑,难道许情也客串《霸王别姬》了?

  “你也在这个剧组么?”周彦问出自己的疑问。

  许情笑着摇头,“我不在,我就是没事过来看看你们。”

  听她来凑热闹的,周彦也没多问,他们学校就在旁边,过来凑热闹也是件正常的事情。

  许情又凑到周彦身边,用自己的胳膊贴着周彦的胳膊,探头往里面看。

  周彦看了看自己跟许情胳膊贴在一起的地方,许情要是再侧一点,周彦的胳膊就要碰到她的胸了。

  因此周彦不免有些疑惑,许情这姑娘是本来就这么不讲究边界,还是说对他图谋不轨?

  “哎,周彦,你看他们的前手翻,翻的好漂亮。”说着话的时候,许情又拽了拽周彦的袖子。

  进一步的肢体接触,让周彦感觉许情这姑娘很可能是个情场高手,而他则可能已经成为了对方的“猎物”。

  不过周彦也疑惑,之前他们总共就见过两面而已,自己怎么就成为许情的“猎物”了?

  跟一个美女有身体接触,周彦倒是无所谓,他看了眼许情,低声说道,“马上要开拍了,咱们还是小声一点。”

  许情连忙低头,然后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,“我注意,我注意。”

  她嘴上说着注意,胳膊却跟周彦贴得更紧了。

  ……

  等到这场戏拍摄结束之后,周彦又去看了看陈恺歌的故事板以及拍摄安排,见下午没什么重要的戏,就先走了。

  见周彦要走,许情也说要回学校,还问周彦能不能带她一截。

  周彦已经确定自己是许情的“猎物”了,所以他很有身为“猎物”的自觉,笑着答应了许情的请求。

  路上许情将头靠在周彦背后,还问他,“周彦,伱骑车带过别的女生么?”

  周彦当然带过其他女生,先不说他的几个妹妹,之前拍戏的时候,剧组的几个女生他基本上都骑车带过。

  不过把头靠在他背上的,许情还是头一个。

  林娟喜欢周彦,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,但是周彦之前骑车带林娟的时候,林娟连碰都不敢碰周彦,只是双手抓着后座的钢条,身体离得很远。

  周彦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许情又跟周彦说,“周彦,你可以给我一份《天堂回信》里面曲子的谱子么?特别是最后那首,我非常想弹。”

  “可以,有机会给你一份。”周彦点头。

  他能听得出来,许情不仅仅是表示想要谱子,还想跟他表现自己会弹钢琴,所以他作出惊讶的表情,“你还会弹钢琴啊?”

  果然,一听周彦问,许情就高兴地说道,“是啊,我从小就学了钢琴,所以我们还是有很多共同语言的。你的那些曲子写得真好,跟电影场景配合在一起,简直是绝了,看电影的时候,我就在想,这曲子是怎么写出来的……”

  燕京电影制片厂到电影学院,中间路很短,两人也没聊多少话,就到了许情她们宿舍楼下。

  从后座下来,许情笑眯眯地问道,“周彦,你什么时候能把谱子给我啊?”

  周彦想了想,说道,“那要看下次是什么时候见面。”

  “你明天去片场么?”许情问。

  “有这个可能,要看有没有别的事情。”

  “那我明天打你的传呼号,可以么?”许情又问。

  周彦点头,“当然可以,如果我明天去片场的话,就把谱子带给你,如果不去的话,我有可能会在学校。”

  “那我可以去你们学校找你么?”

  周彦想了想,说,“也可以。”

  “那就说好啦,如果你明天不去片场,我就去你们学校找你。”说完,好像是怕周彦改变主意,许情转身就往宿舍楼上跑。

  周彦在后面看到许情上了二楼,就骑车走了。

  许情上到三楼之后,扒着走廊围墙往下看,却发现,周彦已经骑车走了,只留下一个背影。

  其实许情看到周彦这么果断就走了,心里微微有些挫败,因为她感觉自己已经非常主动,而且她的那些行动似乎也都见效了,但是周彦却没有把她目送回宿舍。

  不过她又很快振作起来,因为她感觉到,她跟周彦的距离更近了,好像再努努力就有希望抓得住。

  回家的路上,周彦也在想许情的事情,不得不说,这漂亮姑娘发起攻势,一般人都抵挡不了。

  就算他这个当代柳下惠,也差点被许情给乱了心神。

  好在现在天气冷,大家穿的衣服比较厚,如果是夏天,许情再像今天那样抱着周彦胳膊,他这具二十出头,血气方刚的身体,是很难顶得住诱惑的。

  周彦忍不住感慨,不是老夫道心不稳,实在是这具身体拖了后腿。

  以后要是干了点什么越礼的事情,那也是身不由己哇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,周彦一大早就去了燕京电影制片厂,把谱子给了周大爷,然后就离开了。

  周彦刚走没一会儿,许情就哼着小曲往制片厂里面走,周大爷见她来了,笑着说道,“许丫头,我这有一份给你的琴书。”

  许情一脸疑惑,她平时倒是经常收到情书,但都是送到他们学校的,怎么周大爷这里也有?

  “是影迷送来的信么?”许情问道。

  自从《边走边唱》上映之后,她确实也会收到一些影迷们寄给她的信,那些影迷不知道她的地址,自然只能把信寄到燕京电影制片厂这边来。

  “什么信啊,不是跟你说了琴书嘛,小周给你的。”

  许情眼睛一亮,“周大爷,您说的是周彦么?”

  “嗯,就是他。”周大爷点点头,“不然还能有谁?”

  “那情书在哪儿呢?”

  “在这儿。”周大爷从抽屉里面将谱子掏出来,递到许情面前,“呐。”

  一看到周大爷手里的东西,许情就懵了,敢情周大爷说的是琴书,不是情书啊。

  “周大爷,这叫琴谱。”许情忍不住嘀咕道。

  周大爷哈哈一笑,“什么这谱那谱的,在我这里,这玩意就是琴书。怎么,许丫头你还以为这是情书嘛?平时挺机灵一个姑娘,脑子不怎么好使,周彦要给你送情书,能放我这里么?虽然我是个守口如瓶,不会偷看人信件的人……”

  许情脸微红,“周大爷你别逗我了,我刚才想岔了,周彦人呢?”

  周大爷摇头,“来了放下琴书就走了,也没说去哪儿。”

  “哦哦,那周大爷再见。”许情点点头,转身又往自己学校走。

  周大爷在后面喊道,“今天不进去看拍戏啦。”

  许情摆摆手,“不啦,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  听到许情这么说,周大爷笑呵呵地抱住了胳膊,摇头晃脑地哼唱起来。

  “自那日与六郎阵前相见,心不安坐不宁情态缠绵。”

  ……

  “这桩事闷的我柔肠百转,不知道他与我是否一般。”

  ……

  许情虽然胆子挺大,但是听到周大爷唱这段,就知道自己的心思被识破了,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,羞红着脸小跑起来。

  虽然没见到周彦,让许情有些失望,但是想到周彦专程为她送了谱子,她又觉得有些开心。

  但她就是没有去想,周彦为什么明明可以直接把谱子送给她,毕竟燕京电影学院跟燕京制片厂就挨在一块,但周彦却要放到制片厂这里,等着她来,由周大爷给她。

  ……

  这边周彦送过谱子之后,就回了学校。

  学校给他跟贾国屏分的房子已经确定下来,今天他要回学校跟贾国屏一起去办理住房交接的手续。

  如果今天拿到了房子,他们肯定会直接搬过去。

  手续比他们想象的要简单很多,一个小时两人就把所有手续给办好,并拿到了新宿舍的钥匙。

  宿舍里面有两间卧室,一间大的,一间小的,周彦发扬风格,直接把大的那间让给贾国屏了,毕竟他平时住在这边的时间也少,没有必要占着大房子。

  拿到钥匙之后,两人就开始搬家。

  他们搬家倒是没有什么麻烦的,因为之前在学生宿舍住的时候本来就没多少东西,多是衣服被褥,最重的应该是书了。

  贾国屏去借了一个板车,一趟就把两人所有东西都给搬完了。

  来到新居,周彦没什么感觉,毕竟他刚刚搬了大房子,但是贾国屏可不同,他这些年都是跟别人一起挤在一间房里面,还是第一次拥有一间自己的房间,所以非常兴奋。

  贾国屏一边收拾着床铺,一边就在规划未来的生活,“周彦,咱们一会儿去外面买点锅碗瓢盆吧,以后咱们就在家里做饭吃,不要老是去吃食堂。”

  周彦连连摆手,“你别带上我,我觉得吃食堂挺好的。”

  他是真觉得食堂好,省钱又方便,实在吃腻了,想吃点好的,就去外面下馆子,干嘛非得自己折腾。

  周彦其实会做饭,而且还挺有天赋,偶尔没事的时候,他会把做饭当成一件兴趣爱好来做,但你要叫他每天自己做饭吃,他才不干。

  这边周彦刚刚把自己的东西放好,外面响起敲门声,他正准备去开门,却见贾国屏已经先他一步跑过去了。

  正在周彦疑惑贾国屏怎么开门这么积极的时候,就看到了门口的张新宁,他顿时明白了,贾国屏这家伙是在迎他女朋友。

  贾国屏跟张新宁还没有“官宣”,但周彦看他们俩平时在一起的状态,应该是已经开始在处了。

  “张师姐。”周彦打了声招呼,然后调笑道,“要不要我给你们腾地方?”

  张新宁白了周彦一眼,“我来看看你们有什么要帮忙的,你们这个新宿舍看起来还不错,也挺新的。”

  周彦点点头,其实他们这栋楼前年才开始有人入住,当然不可能会旧。不然说央音的住宿条件还不错呢,他们俩住的这套房,两间卧室,两厅一厨一卫,面积不算小了。

  “毕竟我跟老贾也是系里面的两个宝,肯定要给我们住好点。”周彦笑道。

  “嘁,净往自己脸上贴金,还二宝,我看二傻才对。”

  ……

  张新宁来了之后,周彦也就没有多待,跟他们聊了一会儿,就起身离开了。

  他这边刚下楼,传呼机收到了一条消息,是黄健新发来的。

  自从上次在燕京见过面之后,周彦跟黄健新就没有再联系过。

  过年的时候,周彦给刘清打了个电话,聊到了黄健新,听说《清水里的刀子》年后可能会启动。

  这次黄健新找他,应该也是为了聊这个事情。

  黄健新给他的号码,是燕京本地的座机号,所以黄健新这会儿应该是已经到燕京了。

  周彦照着号码拨了过去,电话接通之后,黄健新的声音从对面传来,“谁?”

  “我,周彦。”

  听到是周彦,黄健新笑了起来,“我就猜到是你。”

  “健新哥,你已经到燕京了么?”周彦问道。

  “嗯,前天就来了,不过有其他事情在忙,一直没有联系你,今天事情已经忙完,所以才给你打电话。”黄健新简单地解释了一下,随后又问周彦,“你现在在学校么?”

  “是的,在学校。”

  “那我去你们学校找你吧。”

  周彦想了想,说,“别来学校了,我给你另外一个地址,你去那里找我。”

  “也行,离你们学校不远吧?”

  “不远,就在……”

  周彦将四合院的地址报给黄健新,后者笑着说道,“行,那咱们一会儿见。”

  ……

  一个小时之后,黄健新站在四合院的门口看着门牌号,不禁有些疑惑,按照周彦说的地址,就是这个地方,但是周彦为什么会住这里?

  犹豫了片刻,黄健新还是上前敲了敲门。

  很快,里面响起了周彦的声音,“来了。”

  过了一会儿,周彦从里面将门打开,“健新哥,快请进。”

  看到周彦,黄健新松了口气,好在没有找错地方。

  跟着周彦进到四合院里面,黄健新疑惑道,“这四合院就你一个人住?”

  “嗯,暂时就我一个人住。”

  “你租的么?”

  “买的。”周彦笑道,“马上毕业了,就在这边置办了一套。”

  黄健新惊讶道,“你小子竟然这么有钱?”

  虽然黄健新不知道一套四合院要多少钱,但是周彦住的这套,面积挺大,房间也不少,而且位置离故宫挺近的,不用想,也知道肯定要花不少钱。

  “钱都是借的。”周彦打了个哈哈。

  “能借到也是本事。”黄健新笑了笑,“这四合院住着舒坦吧?”

  “有好有坏,好的就是地方大,而且我这边基本不用处理邻里关系,坏的是住起来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,便捷性不如那些公寓。”

  “要是什么都好,那还不得天价?”

  黄健新在四合院里面参观了一圈,然后才跟周彦去到休息室聊起了正事。

  “《清水里的刀子》已经开始启动了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今年夏天就会开拍,剧本我给你带来了,你看看。”

  周彦接过剧本,大概地翻了翻,相较于小说,电影剧本的情节做了很多改动,其实也不能算是改动,而是增添。

  小说里面的情节很少,大多都是心理活动描写,所以想要拍成一部电影,肯定要加入大量新的故事情节。

  这个周彦之前就已经有预料。

  另外,在剧本里面,黄健新特意将故事的背景做得很模糊,这一点跟小说里面是一致的,不过剧本里面连仪式都做得很模糊。

  “我对剧本没什么意见,小说内容本来就少,主要还是看你怎么改。”

  周彦并不想插手黄健新的剧本创作,不然的话,他还不如当时就直接把编剧的工作接过来,既然没有接编剧工作,就不如把剧本全部交给黄健新。

  黄健新其实把剧本拿给周彦看,也是出于对原著作者的尊重,至于周彦的意见,除非真的特别好,不然他大概率还是会坚持自己的想法。

  “演员方面,你有什么想法么?”

  因为剧本中对宗教跟种族进行了模糊处理,所以对于演员的选择就要自由很多,而且里面出现了不少角色,比如小说里面基本上只有马子善父子,但是剧本里面却加了儿媳妇以及女儿。

  而且剧本里面,还有马子善跟他妻子年轻时候的情节,所以还要找两个演员来演他们年轻的时候。

  周彦接触过的演员不多,一时也想不到谁适合,他摇头问道,“健新哥,演员的选择,你自己怎么想的?”

  黄健新笑道,“老年马子善,我想要请游本昌先生来出演,我这次来燕京,就是来找他的。”

  周彦扬了扬眉毛,“你已经找过游老先生了么?”

  “找过了。”黄健新笑着点头。

  周彦也笑了笑,他看到黄健新是这幅表情,就知道事情应该是办成了。

  其实找游本昌来演马子善,是一件比较冒险的事情,自从游本昌演过《济公》之后,观众们对他的印象就固定在了济公这个角色上面。

  现在找他演《清水里的刀子》,有没有可能让观众们感觉跳戏?

  黄健新不会不知道有这种可能性,但他还是选择找游本昌,所以周彦感觉他很有魄力。

  感谢【游方道人游四方】的500打赏

  感谢【shashazhuzhu】的500打赏

  感谢【烟火×星辰】的500打赏

  计: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icflo.com。趣书网手机版:https://m.icflo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