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情书门_1990:从鲍家街开始
趣书网 > 1990:从鲍家街开始 > 第117章 情书门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17章 情书门

  第117章情书门

  开公司的事情,两人也没有聊太细,周彦能够给周宏的帮助也不多,最多也就是做个中间人介绍周宏给徐风认识,或者给周宏推荐几个有潜力的艺人。

  如果周宏真能在娱乐圈干成了,对周彦来说也是好事情。

  徐风现在还有心思放在影视上面,但是后面汤臣的房地产事业需要她的时候,她就未必有时间顾得上汤臣影业了。

  那个时候,周彦就要另谋出路,假如周宏能发展好,到时候周彦可以把自己的工作交给周宏打理。

  第二天上午九点,北市君越酒店,《想飞的钢琴少年》台岛新闻发布会如期举行。

  现场来了四十多家媒体记者,看到导演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,记者们都忍不住嘀咕起来。

  “这个导演家里肯定有钱。”

  “还不是一般有钱,侠女徐风跟侯啸贤都陪他玩。”

  “恐怕不仅仅是有钱这么简单。”

  “对,有钱也请不到徐风跟侯啸贤。”

  很多人都猜测周彦家里有钱有势,不然凭什么这么年轻就能当导演?

  虽然电影的制作成本也就几百万人民币,但也不是普通人家能够承受的。

  为什么不能是因为有才华?

  这才多大,能有什么才华?

  就算有才华,那有才华的人多了,凭什么他就能拍电影。

  其实猜测周彦是富二代,已经算是比较友好的了。

  还有些人想法比较龌龊,因为周彦长得好看,就觉得他是个小白脸,不过这种话他们是不敢说出来的,徐风他们可不敢得罪。

  新闻发布会开始之后,记者们就开始发问。

  “请问导演,《想飞的钢琴少年》在台岛的票房,你有什么期望?”

  记者也没有什么铺垫,上来直接问票房。

  周彦笑道,“票房自然是多多益善。”

  “有具体的期望数字么?”

  坐在旁边的徐风担心周彦说错话,便笑着说道,“今年上映的其他电影,都非常有竞争力,我们只希望能够不被打的太惨就好了。《想飞的钢琴少年》是一部非常温情的电影,在票房竞争上肯定比不上那些大制作的动作片,但是我相信,台岛的影迷们会非常喜欢它的。”

  记者对这个回答不满意,不过也没有再纠缠。

  “这部电影的演员都是新人么?”

  “除了男主角之外,其他都是非常有经验的资深演员。”

  “他们这次为什么没有来?”

  “有的演员在上学,还有的有其他工作,不方便过来。”

  又有人问侯啸贤:“侯导,这次跟新人导演合作,有什么特别的感想么?”

  侯啸贤笑道,“我们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合作了,之前周彦在库尔塔国际电影节获奖的那部《蚁蛉》,我们就有合作,所以我对他还是比较了解的。周彦是我合作过最年轻的导演,要说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那就是他总能给我一些新思考。可能也是因为他比较年轻,所以很多想法都比较新潮。”

  记者抓到了重点,“原来周彦导演之前还有其他作品,那部《蚁蛉》上映了么?”

  “《蚁蛉》是一部短片。”周彦回答。

  侯啸贤则笑着说道,“台岛这边已经有电视台买了《蚁蛉》的播放权,用不了太久,你们就能在电视上看到它了。至于是哪家电视台买的,因为需要保密,恕我没办法告诉你们。”

  “周彦导演是电影学院毕业的么?”又有记者问道。

  周彦摇头说道,“我是中央音乐学院的。”

  徐风顺势说道,“《想飞的钢琴少年》里面,所有的配乐工作,都是周彦导演自己做的,里面还有三首曲子是他亲自写的。”

  听到周彦为电影写了三首曲子,记者们都有些惊讶。

  不过这倒是更坚定了他们之前的猜测。

  音乐学院的来拍电影,这专业也不对口啊。

  当然,他们倒也没有质疑《想飞的钢琴少年》的质量,毕竟有侯啸贤给这部电影做制作人,有大导演把关,电影不会差的。

  这就是有钱的好处,有钱连侯啸贤这样的大导演都能过来撑场子。

  ……

  因为提前都打点过,加上周彦本身不是什么知名人物,没有太大的爆点,徐风他们也不想得罪,所以记者们问的问题都比较收敛,一场新闻发布会也就在这种平稳的一问一答间结束了。

  整场新闻发布会,记者们问出最锋利的问题,就是问侯啸贤,周彦跟张一谋对比,他更加欣赏谁。

  侯啸贤当然不傻,没说谁好谁坏,而是把两个导演都给夸一遍。

  其实这种问题问出来就没什么意思,一个新人导演,还有一个是拿过几次大奖知名导演,这两人有什么好比的?

  除了这个问题之外,其他问题都比较温和。

  不过四十多家媒体,总有那么一两家路子比较野的。

  发布会结束之后,周彦刚走出会议厅的门,一个三十岁左右,微胖的男记者就拦在了周彦面前。

  “周导,请问伱跟徐总是怎么认识的?”

  周彦有些意外地看了眼面前的记者,刚才新闻发布会在开的时候,这家伙一个问题都没问,怎么结束之后倒跑来提问。

  “你是哪家报社的?”周彦警觉地问道。

  这个记者的工作证挂在脖子上,不过被塞在外套里面,他将工作证掏出来,向周彦展示,“我是《爱联报》的记者,莫向南。”

  周彦看了眼他的工作牌,随后说道,“莫记者,现在发布会已经结束了,如果有什么问题,下次咱们再聊吧。”

  莫向南却不依不饶地继续问道,“周导,你学音乐的,家庭情况应该不错吧?你是燕京人还是?”

  周彦觑了莫向南一眼,知道这家伙来者不善。

  他知道跟这种娱记多说没什么用,就笑了笑,然后继续朝前面走。

  莫向南就跟在周彦身边。

  “周导,你的家庭情况是不是不方便透露?”

  “电影拍摄的时候,侯啸贤导演是否给过你帮助?”

  “你觉得你身上有什么特质,能吸引到徐风徐总?”

  ……

  越问到最后,问题就越离谱,也越恶心。

  后面这个问题,明摆着就是说周彦是徐风的小白脸了。

  如果不是要顾及场合,周彦已经一巴掌挥了过去。

  就算是娱记,也要有点底线才行。

  那边徐风看到周彦被纠缠,跟身边的两个安保人员说了一声,那两个安保人员就走到周彦身边,把莫向南给拦住了。

  被安保人员拦住,莫向南已经习以为常,还跟安保人员笑了笑,然后转身走了。

  周彦走到徐风身边之后,徐风笑着说道,“被娱乐记者纠缠的感觉,怎么样?”

  “还行,提前做了心理建设。”

  徐风点点头,“就当提前感受成名的烦恼吧,没跟他多说什么吧?”

  “嗯,什么问题我都没有回答。”

  “这就对了,这种私下来套话的记者,肯定是憋着坏招。而且他故意等到你一个人的时候去问,估计是看你年轻,觉得你好对付。”徐风笑道。

  “确实,问的都是些奇怪的问题。”

  ……

  新闻发布会结束之后,周彦没有在台岛多待,直接启程去了香江。

  周彦这次在香江的活动比较少,就两场,不过他事情还是比较多的。

  确定了演许仙之后,周彦还没有跟徐克见过,这次既然来香江了,正好去跟他碰个面。

  到了香江的第二天,周彦先去参与录制了亚视的一档节目,然后中午就去找徐克了。

  他们约在了一间饭店,周彦到地方的时候,发现包厢里面不止徐克一个,竟然连张蔓玉也来了。

  见到周彦之后,徐克笑着给他们介绍,“蔓玉,这是周彦,周彦,这是张蔓玉。”

  徐克的介绍非常简单,因为他觉得没什么好介绍的,张蔓玉这么出名,周彦不可能不知道,而在周彦到之前,徐克已经跟张蔓玉说过周彦了。

  两人笑着打了声招呼,随后就落座了。

  坐下之后,徐克遗憾道,“可惜徐总没时间,不然我也想跟她叙叙旧。”

  “嗯,徐总也说很遗憾。”

  周彦笑了笑,其实徐风今天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,应该是在家待着,她单纯不想来见到徐克。

  之前因为胡金泉的事情,徐风心里肯定有疙瘩,能打电话跟徐克聊工作,已经是徐风给面子了。让她来跟徐克吃饭,她是不会愿意的。

  徐克提了一句徐风之后,又转而说道,“这次青蛇是蔓玉来演,白蛇的人选也已经定下来,是王祖贤。”

  周彦点点头,王祖贤来演白蛇这事,果然没有意外。

  “能跟两位合作,也是我的荣幸,这次我也是抱着学习的心态来参演的。”周彦笑着说道。

  张蔓玉笑着摆摆手,“我们都是相互学习,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我也看了,你在里面的表现非常好,不像是没有表演经验的人。”

  “主要是戏份少,而且张导跟莉姐带的也好。”周彦笑道。

  “太谦虚了。”徐克摆摆手,“陈飞浦这样的角色,还是非常适合你的。演戏嘛,演技很重要,但最重要的是演员要跟角色契合。许仙这个角色,就特别适合你。”

  周彦抿嘴笑了笑,看来徐克还记着他想要演法海的事情,这会儿还不忘提呢。

  张蔓玉倒是不知道中间还有这个插曲,没有听出来别的意思,只当徐克单纯夸周彦适合许仙这个角色。

  对此,张蔓玉倒是挺赞成的。

  《青蛇》的剧本,张蔓玉当然已经看过了,不管后面许仙是如何的渣,前面许仙刚出场的时候,给人的感觉就是个温文尔雅,风度翩翩有才华的年轻先生。

  要不然的话,白蛇也不会看上许仙。

  而周彦给人的感觉,就跟许仙非常相似。

  长相不用说,周彦身材颀长,面容俊秀,自带着一种书生气,而且他年轻的面庞上还能看到一丝沉稳,又有私塾先生的感觉。

  其实周彦也在打量张蔓玉,如果说角色契合度的话,现实中的张蔓玉给人的感觉跟青蛇这个角色完全不同。

  青蛇妖媚、性感,但现实中的张蔓玉轻施朱粉,看起来比镁光灯下朴素多了,给人的感觉倒是跟现实中的巩莉差不多,一点都不欲。

  既然徐克提了这事,周彦顺势向他问道,“徐导,法海这个角色已经定下来了么?”

  “还没有,正在找。”徐克摇摇头,说道。

  徐克的回答倒是出乎周彦的预料,他没想到现在都四月份了,法海都还没有找到,他还以为已经找到赵文焯来演了呢。

  关键是,赵文焯这会儿应该就已经签了徐克工作室,并不说是徐克找赵文焯还需要什么机缘巧合。

  不过这事周彦也没多问,他只是问徐克,“那七月份电影能够正式开拍么?”

  这事他比较关心,因为如果拍摄推迟的话,可能会影响到他的计划。他之前愿意接这部电影,也是因为时间上对他比较友好。

  徐克非常有信心地说道,“肯定没有问题,现在主要角色就差一个法海了,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。只可惜王祖贤这几天不在香江,不然今天可以把她也约过来,你们三个也能提前见见,熟悉一下。”

  周彦暗自笑了笑,他其实已经提前跟王祖贤熟悉了,还一起跟人打了一架,不过这事他没跟徐克他们说。

  王祖贤应该也是刚刚定下来要演《青蛇》,不然的话,不会不知道演许仙的演员叫什么,毕竟许仙跟白蛇的对手戏最多,她怎么也要问问跟她对手戏最多的是谁。

  其实周彦猜的没错,王祖贤确定要参演《青蛇》也就是几天前的事情,徐克一个电话过去,连剧本都没有跟她细说,她就决定来救场了。

  随后徐克又问了周彦一些配乐方面的事情,周彦告诉他除了《夜莺》之外,暂时没有其他曲子。

  徐克笑了笑,便没有再问了。

  按理说,现在问配乐本来就早了点,只不过因为周彦提前写了一首《夜莺》,所以他才动念问问。

  之前李碧桦在周彦那里听完了《夜莺》之后,就给徐克打了个电话,在电话里面穷尽一切赞美之词去夸《夜莺》这首曲子。

  后来徐克要到了《夜莺》的录音带,听过之后,他觉得了李碧桦的夸赞并没有太夸张,周彦这首曲子确实写得好。

  现在有《夜莺》打底,徐克对电影配乐也放心很多。

  聊完了《青蛇》的事情,徐克又问起了《想飞的钢琴少年》,得知七月份电影就要上映,便表示一定会去捧场。

  对于周彦这部长片,徐克并没有太在意,只不过听说里面有几首曲子是周彦自己写的,所以对这部电影的配乐更加感兴趣。

  张蔓玉听到周彦这么年轻就拍了一部长片,忍不住惊讶道,“周彦你竟然还是导演么?”

  之前徐克跟张蔓玉说到周彦的时候,着重提了周彦的音乐才华,倒没说他还是个导演。

  周彦还没说话,徐克就笑道,“周彦不仅仅是个导演,而且他已经在克莱蒙费朗国际短片电影节上拿到大奖了,可以说是国际大导演。”

  张蔓玉对克莱蒙费朗国际短片电影节其实不太了解,不过听徐克说完,她还是觉得很厉害,不管怎么样,这都是个国际电影节。

  而且这个奖肯定也不会太不知名,不然这么拗口的名字,徐克不可能记得住。

  “周彦,你太厉害了。”张蔓玉忍不住夸赞道。

  周彦谦虚地摆摆手,“徐导说笑了,什么国际大导演,我运气比较好而已,徐导你也知道,短片的拍摄要求没有那么高。”

  “短片的拍摄要求当然没有长片高,不过也不能说低了,很多知名导演都是从短片起步的,而且你这不是把短片扩展成长片了么?”徐克笑了笑,继续说道,“虽然我没有看过这部片子,但是它能获得克莱蒙费朗电影节评委们的认可,应该拍得很不错。”

  徐克虽然长得很凶,但有时候说话倒是怪好听的。

  之后几人又闲聊一会儿,一起吃了个饭就散了。

  跟徐克他们分开之后,周彦就去了维多利亚港的喜来登酒店,周宏已经来香江了,就住在这个酒店。

  周宏看着木头一个,但是很讲究排场,他在喜来登酒店直接订了酒店贵宾楼最上面一间套房。

  贵宾楼顶层总共就只有一间客房,面积九十多平方,十分宽敞,而且这个房间的位置,看维多利亚港的景色非常好。

  喜来登贵宾楼顶层除了客房之外,还有贵宾厅供客人使用。

  周彦到酒店之后,服务员一路带着他上楼,直到周宏开门之后,服务员才下去。

  进了房间,周彦打量了一番,这酒店档次确实挺高,而且九十多平放在酒店客房上,给人的感觉非常大,比一般九十多平的房子更大。

  他又走到客厅窗户边上,看着外面的维多利亚港,忍不住感慨道,“你这出行标准太高了。”

  周宏笑道:“住这边比较方便,你如果觉得好,今晚可以住这里,里面还有一间客房。”

  周彦摆摆手,“我还是不搞特殊了,你这住宿标准比徐总还要高。”

  相对于周宏,徐风在这方面可以称得上是节俭了,住的都是普通的中高档酒店。

  高档酒店,完完全全属于奢侈品。

  好多人买珠宝首饰、衣服包包,后面还能卖,甚至还能涨价。但是高档酒店住宿不同,那是住一晚就没了,纯享受服务。

  周宏住的这间套房,具体多少钱一晚周彦也不知道,但是少说也要几千块钱。

  给周彦泡了杯红茶,周宏在窗户边上的沙发坐下,随后笑着问道,“你在电话里面说的有潜力的新人,是谁?”

  周彦从口袋里面掏出贾静雯的联系方式递给周宏,周宏拿过去看了看,随后放在了桌上,“等到公司成立之后,我会让人联系她的。”

  “嗯,等电影宣传活动做完之后,我介绍徐总给你认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周宏点点头,随后也没再说生意上的事情,而是笑着对周彦说,“前两天清儿跟老九她们打电话给我,说这段时间没跟你通电话,有些想你了。还有爷爷奶奶,平时也念叨你,香江这边事情结束之后,有没有时间回金陵?”

  “这段时间恐怕不行,我得回去准备毕业的事情。”

  这个回答也在周宏的预料当中,“那就等暑期吧,暑期一定要找个时间回金陵。”

  “嗯。”周彦点点头,“六月底我应该有时间能回去一趟。”

  听到周彦六月底有时间,周宏笑了笑,“那我安排一下行程,到时候也一起回去。还有个消息,我要跟你透露一下,这次回去,说不定奶奶他们会给你安排相亲。”

  周彦扬起了眉毛,“给我安排相亲?这事有这么急么?我这还没毕业,而且你跟老大不也没有结婚么?怎么着也轮不到我吧?”

  周宏笑道,“你也别太紧张,无非就是多认识一个朋友,我跟老大都经历过。”

  周彦撇撇嘴,“这也算是我们周家的传统么?”

  “传统倒是谈不上,我们周家的男人比较吃香,所以给我们介绍的人比较多,都回绝也不太好,挑着一两个想去相一相,维持一下人际关系。你虽然不怎么在家,但是很多人都知道周家有个老三,给你保媒拉纤的也有很多。”

  周家的男人比较吃香……这话从周宏嘴里面说出来,似乎也不是特别让人惊讶的事情。

  其实不只是周家男人比较吃香,应该是周家的孩子都比较吃香。

  毕竟周家在金陵本地还算有点势力,孩子们长的都不丑。

  只不过之前除了周宏跟周宇之外,其他人都在上学,不好给他们张罗,现在周彦毕业了,就像是走流程一样,就走到这一步了。

  周彦饶有兴趣地看着周宏,“那你相过几个?”

  周宏想了想,说,“五个,基本上一年一个,今年的指标还没有完成。”

  “五个,就没一个看上的?他们介绍的,应该都不差吧?”

  周宏摇摇头,“也没多好,都是金陵本地人,圈子就这么大,不少都见过,还有小时候一起玩的。”

  “老大呢,他相过几个?”

  “哦,他比我多点,三四十个总有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周彦肃然起敬,大哥就是大哥,在相亲这件事情上简直遥遥领先。不过也可以理解,周宇毕竟更早参加工作,而且人就在金陵,相亲的机会比较多。

  不过周宏也说了,相亲的都是一个圈子的,他们周家所在的圈子里面,能有这么多适龄女子给周宇相么?

  相亲这事,周彦也没多想,只要不催他结婚就行了,即便催,他不听就好了,反正一年到头在家也没几天。

  现在这年头,总不至于还有包办婚姻。

  “其实大哥……”

  周宏正要说什么,忽然套间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  “我先接个电话。”

  周宏说了一句,然后起身去将电话接起,“喂……嗯,再给他压压价……守住五百三十万这个线……跟他表明态度,这批货我们要不要无所谓……”

  电话挂了之后,周宏回来继续跟周彦聊天,不过没聊几分钟,又来了电话,这次不是客房里面的座机,而是周宏的大哥大。

  “喂,李总啊……”

  周彦在周宏这边待了半天时间,他大概数了一下,周宏这一下午就接了十二通电话。

  周宏的效率很高,每通电话的通话时长基本上保持在两分钟左右,而且让周彦没想到的是,周宏竟然说着一口流利的粤语。

  标不标准,周彦也听不出来,不过是真的流利,而且味道挺对的。

  之前周彦还觉得自己挺忙的,但是跟周宏一比,真算不上什么,就这周宏还说不算忙的,实在难以想象,真忙的时候,到底能忙成什么样子。

  兄弟俩一起吃过晚饭之后,周彦也就没多留,回了他自己住的酒店。

  ……

  中间隔了一天,到了第三天上午,周彦正在酒店跟徐风聊天,张有安拿了一份杂志过来。

  “最新一期的《壹周刊》,你们看看。”

  张有安将《壹周刊》翻到其中一页,指着上面的标题给两人看。

  看到标题,周彦忍不住眯起了眼睛。

  【Maggie疑与汉克情变,酒店密会神秘男子。】

  下面是一张照片,能看到张蔓玉跟一个男人靠的很近,这个男人只有侧脸,但一眼就能看出是周彦。

  周彦知道,这个照片肯定是那天他们吃过饭之后,在楼下道别的时候被拍的。

  其实当时他跟张蔓玉站的位置至少有一米的距离,但是因为拍摄角度的问题,他看起就像是跟张蔓玉挨在一起,举止亲昵。

  拍照的人还玩了个心眼,他没有把现场全部情况都拍下来。

  如果照片再多露一点出来,就能看到徐克也在他们旁边。

  不过拍照的人故意没把徐克拍进去,就是想要制造周彦跟张蔓玉单独见面的假象。

  徐风看到新闻之后,倒是面不改色,“这个《壹周刊》出这样的新闻,倒是不奇怪,他们速度还挺快的,你们前天才见的面,今天就把新闻做出来了。”

  周彦也没想到,自己去吃个饭,竟然就跟张蔓玉吃出了个绯闻。

  “这事我们怎么应对,要回复么?”

  “下午新闻发布会的时候,如果有记者问,就如实回答。这种新闻,没有必要主动去澄清。”

  “要不要跟张蔓玉那边沟通一下?”周彦又问道。

  徐风笑着摆手,“不必了,这种事情她经历的太多了,根本就不在乎。”

  张有安也点头,“没必要去跟她沟通什么,你说多了,人家说不定怀疑是你找人拍的。”

  周彦眉头一挑,张有安这个说法就有点阴谋论了,但是他说的却很有道理。

  站在张蔓玉的角度,周彦确实是有嫌疑的。

  周彦是个新人,又是个男人,在这种新闻里面是非常占优势的,按照娱乐圈一些人的行事方式,做出这种事情也是很正常的。

  听到他们这么说,周彦也就没有多想,专心准备下午的新闻发布会。

  ……

  不出意外的,下午发布会就有记者问起了这事。

  一开始,大部分记者都不知道这事跟周彦有关,有的记者根本就没看今天的《壹周刊》,即便看了,也是随便瞟一眼照片,对里面的男人没多大印象。

  而且照片里面周彦毕竟只有侧脸,不熟悉的人未必就能认出来。

  但这种事情,只要有一个记者认出来,其他记者很快就会知道。

  “周导,能说说你跟张蔓玉之间的关系么?”

  既然记者已经问了,周彦便如实回答道,“前天是我跟张蔓玉小姐第一次见面,徐克导演当时也在,我们不过是在一起聊新电影的事情。”

  “方便说一下是什么新电影么?”

  “青蛇。”

  电影名字没什么不能说的,徐克在筹拍《青蛇》这事已经上报很多次了,不少记者都知道这件事情,而且张蔓玉参演这事也已经见过报纸。

  听到是《青蛇》,记者们也都觉得非常合理。

  主要是照片里面周彦虽然看起来跟张蔓玉挨的比较近,但没有什么逾矩的行为,想锤也锤不动,而且照片是白天拍的,说服力也不够

  挖不到大新闻,记者们也挺失望的,随后只能继续把注意力放在电影上面。

  看到记者们没有再问张蔓玉的事情,周彦也不自觉松了口气,虽然他跟张蔓玉确实没什么事情,但是绯闻这玩意传着传着就可能出问题。

  不过现在看来,记者们并没有要继续纠缠的意思。

  就在周彦他们以为,这事情到这里就算是结束的时候。

  两天后,《明周刊》最新一期刊登了一则报道。

  【确认分手,Maggie情书大公开!】

  杂志里面报道,张蔓玉因为参演《阮玲玉》,跟男友汉克两地相隔,感情渐渐出了问题,所以在前不久分手了。

  分手之后,汉克几度挽回,最终未果,愤恨之下,汉克将张蔓玉写给他的情书“送”给了《明周刊》,而《明周刊》在未取得张蔓玉同意的情况下,直接把情书公开了。

  在张蔓玉写给汉克的情书里面,她称呼汉克为死猪,称呼自己为死鱼。

  看到张蔓玉的情书,人们都在嘲笑她不要脸,而且没文化,情书上面错字连篇。

  张蔓玉被前男友背刺,这事一下子就闹大了。

  原本周彦跟张蔓玉的那条八卦新闻,也没几个人当真,现在配合上汉克的背刺,就变得玄妙起来。

  记者们倒也未必相信周彦跟张蔓玉之间能有什么事,但是这两条新闻放在一起就很有话题性。

  而且现在周彦的身份大家也都知道了,“新晋导演”、“天才曲作家”这两个标签,别说有多吸引人了。

  还有人开玩笑说,张蔓玉之前谈的对象,不是发型师,就是造型师,这次终于找个像样的了。

  这话当然是为了嘲讽张蔓玉所说,其实张蔓玉之前的对象里面,还有才子尔冬升呢,尔冬升在香江这边的才名可一点都不差。

  周彦原本都已经准备回燕京了,看到“情书门”的报道之后,也是有些傻眼,他真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巧。

  徐风已经提前走了,没看到这条新闻。

  张有安对这条报道却保持着乐观的态度,他认为这种新闻对周彦来说并没有什么坏处,至少现在很多人都因为这事知道了《想飞的钢琴少年》。

  一个“情书门”,比他们做多少宣传活动都要强。

  “从某种角度来说,你还有《想飞的钢琴少年》,都是受益者,所有的负面东西,都是张蔓玉承受的。”

  听到张有安这么说,其实周彦一点都不意外。

  跟张有安共事这段时间,周彦已经了解了张有安的处事风格,完完全全的厚黑学拥趸。

  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,周彦看到新闻,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会不会被波及,随后想到的是张蔓玉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,而张有安首先想到的却是如何能够在这件事情中获得最大利益。

  他看出来周彦不太赞成他的做法,便笑着说道,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我们也帮不了张蔓玉,既然如此,不如享受这件事情给我们带来的好处。其实我们也不用做什么,这些媒体会把事情给做完的。”

  周彦虽然不认可张有安的行事风格,但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没错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icflo.com。趣书网手机版:https://m.icflo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