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章 你好,我找周产_1990:从鲍家街开始
趣书网 > 1990:从鲍家街开始 > 第129章 你好,我找周产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29章 你好,我找周产

  第129章你好,我找周产

  听到陈恺歌羡慕的语气,徐风便笑了起来,她就知道会是这样,陈恺歌这家伙,有一颗闷骚文青的心。

  之前徐风拿着剧本去找陈恺歌拍《霸王别姬》,陈恺歌一口就给徐风回绝了,因为他实在看不上李碧桦的原著小说。

  编剧芦苇认为《霸王别姬》是一部二流小说,而陈恺歌并不同意,因为他认为这是一部三流小说。

  陈恺歌还是想要改编传统文学,比如他的电影处女作《黄土地》就是改编自柯蓝的小说《深谷回声》,《孩子王》改编自阿城的同名小说,《边走边唱》改编自史铁笙的小说《命若琴弦》。

  由此可见,他对传统文学的喜爱与执着。

  其实改编传统文学作品,也是他们这代导演的主要创作方式,跟陈恺歌隐隐有些竞争关系的张一谋,也是如此,前有《红高粱》,后有《妻妾成群》,薅的都是传统作家的羊毛。

  但是周彦倒好,不薅传统作家的羊毛,而是自己变成传统作家。

  这路子,实在也太野了。

  而且看完《树洞》之后,陈恺歌甚至有一种要把它改编成电影的冲动。

  “徐总你让我看《树洞》,是要做什么?”陈恺歌问。

  徐风笑道,“主要是我对内地的文学不太了解,你不是半个文学圈的人嘛,所以跟你讨教一下,这部小说写得怎么样。”

  对于陈恺歌的顺毛驴性格,徐风实在太了解了,所以一句话就给他拿捏住了。

  果然,一听徐风说自己是半个文学圈的人,陈恺歌高兴得不得了,他笑着说道,“我就是平时读的多一点,不像周彦这家伙,真是深藏不漏。《树洞》这篇小说写的没话说,风格非常成熟,我个人认为,这种风格,对国内一些研究现实主义文学的作家来说,是有一定借鉴意义的。前几年马原他们这些先锋作家纠结小说该怎么写,却忽略了小说该写什么……”

  侃着侃着,陈恺歌就又装上了,开始说一堆徐风没听过的名词,听得徐风云里雾里。

  不过徐风至少听明白一件事情,那就是在陈恺歌看来,《树洞》在传统文学界也是一部佳作。

  “说起魔幻现实主义,那就不得不提到……”

  就在陈恺歌准备给徐风说一说什么是魔幻现实主义文学的时候,徐风笑着说道,“恺歌,魔幻现实主义是什么,咱们以后见面再聊,现在我还有点事情,挂了啊。”

  “呃,好……”

  等到电话挂了之后,陈恺歌有些意犹未尽,这种侃侃而谈之时被打断的感觉是非常难受的。

  他看着手里的《燕京文学》,还是有些恍惚,周彦怎么就能写出这样的小说呢?

  要不是周彦现在人在香江,陈恺歌都想去跟周彦聊聊。

  想到周彦,陈恺歌又想到周彦酒柜里面的酒,好像还有几瓶茅台?

  等到周彦回来之后,一定要去跟他聊聊,顺便喝两杯。

  ……

  这边徐风跟陈恺歌通过电话之后,又给周彦打了个电话,不过没人接,周彦应该是去剧组了。

  徐风倒是可以联系张有安,让张有安去找周彦,不过她没有这样做。

  一直等到晚上,徐风才再次给周彦打了个电话。

  周彦这时刚刚吃完饭回来,接到徐风电话,周彦笑道,“风姐已经看完《树洞》了?”

  “嗯,上午就看完了,没想到伱小子有一手啊,我听说这《燕京文学》在国内的地位不算低,能在上面发表作品的都很厉害。”

  “还行,还行,有时候也看编辑喜好。”

  “故事非常好,你如果想要拍的话,我肯定是支持的……不过我还想听一听你的另一个故事,你说还在脑子里面,可以跟我大概说说么?”徐风说道。

  “没问题。”周彦笑道,“前两天我还跟九妹他们说了这个故事。”

  听周彦提到九妹,徐风笑道,“小九最近还好么,我好久没见到她,都有点想她了,要不你们回大陆的时候,在上沪这边玩一段时间,要不是我最近走不开,肯定也是要去香江的。”

  “小九好着呢,她要知道去上沪玩,肯定很高兴。”

  “那就说定了,回头我跟张有安说一声,你们机票定了之后,我就给你们安排好,到了上沪,剩下的就不用你们操心了。”

  周彦笑了笑,徐风这话听起来俨然是把上沪当主场了,事实上,汤臣现在的主要业务就是在上沪,他们现在在上沪发展很好。

  “行,那我们到时候在上沪见。”周彦笑着答应。

  “好好好。”徐风连说了三个好,随后又切回了正题,“你还是给我说说另一个故事吧。”

  周彦点点头,“嗯,其实这是一个鬼故事……”

  跟之前给王祖贤他们讲故事不同,周彦给徐风讲这个故事的时候,描述的更加具体,包括一些故事里面的细节也提到了,所以花费的时间也要更长一点。

  大概过了一个半小时,周彦才终于讲完。

  而电话那头,听完《灵异第六感》的故事之后,徐风沉默了好一会儿。

  虽然知道《树洞》的文学价值更高,但说实话,还是《灵异第六感》更击中她,这个故事更加温馨,也更加特别。

  特别是周彦说到小天跟母亲的那段对话,徐风非常感动,这种对亲情的描写也更加能够打动徐风。

  如果把《树洞》跟《灵异第六感》两个故事交给徐风来选,她肯定是要选后者的。

  而且从商业角度考虑,肯定是《灵异第六感》更好。

  不过徐风并没有直接把自己的意见强加到周彦的头上,她只是委婉地说道,“你要不要先把这个剧本给写出来?”

  听到徐风这话,周彦就知道,她肯定是更加喜欢《灵异第六感》。其实这也容易理解,《树洞》这类作品,文艺性还是有点强,不像《灵异第六感》这样更能够直接地挑动观众情绪。

  “当然没问题,我抽空写出来吧。”周彦说道。

  “好好,我们不用急,你年轻,时间很多,如果你愿意,这两个故事我们都可以拍。”

  周彦跟汤臣电影还有两部电影的片约,如果这两部都拍的话,正好完成。

  “行,我抽时间写,写好了拿给你看。”

  “那好,就先这样说,其他等到你们来上沪再说吧。”

  ……

  挂了徐风的电话之后,周彦先去跟弟弟妹妹说了要去上沪的事情,之后又回到自己房间,着手开始写《灵异第六感》的剧本。

  徐风让周彦别急,不过周彦是心里有事不得不干的那种人,所以就想着不管后面什么时候拍,现在先把剧本给写出来。

  写到九点多钟的时候,周彦刚伸了个懒腰,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  他伸手将电话接起来,“你好。”

  电话那头没人说话,不过周彦听到电话被搁在桌子上的声音。

  就在周彦准备再开口问的时候,他又听到一阵“呜呜”的声音,听起来像是风吹进了树洞。

  虽然声音很怪,但周彦还是听出来,这应该是笛子发出来的声音,而且这呜呜声竟然还是有调的。

  周彦笑了起来,“小贤同学,你的嘴是鼓风机么?”

  听到周彦的打趣,对面王祖贤立马不干了,“不准打击我的积极性!”

  因为王祖贤最近几天在自学竹笛,所以周彦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她。

  周彦笑呵呵地说,“你要是真想学,可以来我这儿啊,我亲自给你指导,而且不收费。”

  “但是你收别的。”

  “收什么?”

  “收……不跟你说了,我要继续练习,早晚超过你。”

  她说不跟周彦说了,却没舍得挂电话,周彦笑道,“真不来?”

  “羊入虎口的事情,我才不干,而且酒店里面大晚上吹笛子也不好。”

  周彦看了看外面的维多利亚港,提议道,“要不,出去散散步,今晚天气不错,月亮也大。”

  电话那头的王祖贤沉默了好一会儿,最后说道,“只教我吹笛子。”

  “行。”周彦干脆答应。

  随后两人约好四十分钟之后在尖沙咀海滨公园见面。

  出门之前,周彦也做了一番伪装,帽子、眼镜都给戴上了。

  到了约定的地点,周彦靠着海港边的栏杆稍微等了一会儿,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,戴着鸭舌帽的王祖贤就过来了。

  王祖贤身材高挑,还喜欢打篮球,穿上运动装之后,整个人的运动气息非常足,特别有活力。

  唯一可惜的是,为了防止被别人认出来,她披着头发,没有扎上去,不然的话,如果她扎一个单马尾,肯定更好看。

  大晚上的,海滨公园这边人不多,偶有夜跑的或者轧马路的小情侣走过,也不会多看他们,而且晚上光线比较差,看也看不清。

  王祖贤看了眼周彦,“你戴上眼镜和帽子,真不一样了,要不是因为你拿着笛子,我都不敢认。”

  周彦的眼睛非常有特点,这样把眼镜戴上,再用帽檐一遮,确实感觉很不一样。

  她又走到岸边,靠着栏杆,惬意地撩了一下头发,“今晚温度确实不错,月亮也好美。”

  周彦靠在她身边,伸手拨弄着她随风飘舞的长发,笑着说道,“月影随风照佳人,笛声共舞至香城。”

  王祖贤意外道,“这是古代的诗么?”

  周彦笑呵呵地说道,“古人何曾有幸见过如此的美人美景?”

  “油嘴滑舌。”

  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王祖贤还是被夸的心里美滋滋的,她没想到周彦还会作诗呢。

  周彦笑着拿起竹笛,“小贤同学,教学要开始了。”

  王祖贤从周彦手上拿过竹笛,认真地看了看,“你的这支笛子有没有什么特别的?”

  周彦煞有介事地点头,“有,我这支笛子,用的是紫金山顶生长了九十九年的苦竹制作而成,吹起来特别容易,就算是新手,吹起来也很好听。”

  “真的么?”

  王祖贤眼睛一亮,抬起笛子试了试,却发现一点用都没有,还是那么难听。

  “你又逗我。”

  周彦一把抓住她挥过来的手,笑着说道,“吹笛子需要练气息,气息不行,当然吹不好了。”

  “我气息很足的,憋气我可以憋一分多钟。”

  “真的么?”

  “当然。”王祖贤转头看向维多利亚港,笑道,“要不然我现在跳下去,在水里待一分钟再上来?”

  “不用这么麻烦。”

  周彦双手捧着王祖贤的脸,慢慢地吻了上去,王祖贤早知道周彦要吻她,已经闭上了眼睛,当两人的嘴唇贴到一起时,王祖贤双手搂住了周彦的脖子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扑在岸边的海浪退了一波又一波,两人吻到最后都有些缺氧,才慢慢分开。

  王祖贤依旧搂着周彦的脖子,媚眼如丝,“我的气息过关了么?”

  周彦笑道,“勉强过关。”

  “那你还不教我?”

  周彦看了看她搂着自己脖子的胳膊,“这样教么?”

  王祖贤笑着松开手,“现在行了吧。”

  “行了。”

  周彦抬起笛子,“我现在吹一遍,你看好我的嘴型……”

  王祖贤点点头,非常认真地看着周彦的嘴。

  一个真教,另一个也真学,经过周彦的指导,没过多长时间,王祖贤就能吹出调来了。

  虽然只是能吹出调,但王祖贤已经非常高兴了,不停地照着周彦教的方法练习。

  海港边真是练习笛子的好地方,即便她吹得再难听,海里面的鱼也不会跳出来控诉她。

  不知不觉,已经十一点多钟了,王祖贤看了看时间,有些不舍道,“我要回家了。”

  “要不我……”

  周彦刚开口,王祖贤就抬手打断了他:“不可以哦。”

  “我说要不我送你回去,你是不是想歪了。”周彦笑道。

  王祖贤也笑了笑,“我也没说什么不可以,想歪的到底是谁啊?”

  周彦耸了耸肩,牵着王祖贤的手,“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  两人没有急着走出海滨公园,而是沿着海滨公园往东北方走,跟其他普通情侣一样,手牵着手,慢悠悠的,也不是那么急。

  走了一会儿,王祖贤忽然说道,“三哥,你杀青了之后,是不是要回内地了。”

  周彦点点头,“嗯,杀青之后我就得回内地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王祖贤轻轻点了点头,也没再说其他的。

  他们的工作都很忙,热恋固然很愉悦,但离别似乎才是常态,而周彦即将离开,又让王祖贤感觉这段关系如梦似幻,有点不太真实。

  她甚至都不敢太往后面想,只原着眼在眼前,因为她不知道他们俩是否能够有未来。

  周彦感受到王祖贤的情绪变化,将她的手握的更紧了一点,“杀青还有些日子,我们每天都会见面,我也会经常来香江的,这边还有工作没有结束,而且你也可以去内地啊。”

  王祖贤点点头,“其实我想歇一歇,这两年实在太累了。”

  周彦有些意外地看向王祖贤,没想到她竟然说要歇一歇。

  不过她这两年确实很累,电影一部接着一部地拍,几乎没有停下来过,从去年年底到现在,王祖贤拍了七八部电影,而这七八部电影也将会在明年集中上映。

  此时正是她的事业巅峰期,她说歇一歇,等于是要给自己的事业降温了。

  不过意外归意外,对于王祖贤的选择,周彦非常尊重,他笑道,“那就休息休息,到内地去,我带你转转,想要拍戏了,我就给你找戏拍,你可别忘了,我也是个导演。”

  周彦并没有说情话,但是王祖贤听在耳中,却感觉非常甜蜜,她伸头在周彦脸上亲了一口。

  亲完之后,王祖贤就松开周彦的手,往前走了几步,随后又转头过来,背着手一边往后退,一边说道,“表现不错,奖励你的。”

  周彦笑了笑,“公平起见,我也要奖励你。”

  说罢,他就朝王祖贤追去。

  两人追追闹闹,到了路口,周彦给王祖贤拦了一辆计程车,等到王祖贤上车走了,周彦则步行回去,他住的酒店离这边也就几百米。

  ……

  八一制片厂,原本安静的导演办公室,忽然传来一声响亮的拍桌子声。

  “啪!”

  所有人都朝着声源的方向看去。

  “老吴,什么情况?”有人奇怪的问道。

  拍桌子的吴子牛见自己惊扰到同事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抱歉,抱歉,看了篇小说,没忍住。”

  “是不是里面塑造了什么大反派啊,瞧把你给激动的。”

  “没有,没有。”

  吴子牛只是笑着摇头,并没有跟他们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拍桌子。

  其他人调侃两句,也都纷纷转回头去,没说什么。

  吴子牛在他们厂是很有名气,他之前是在潇湘制片厂的,而八一厂这边的领导又非常看好他,就想要从潇湘厂那边把他调过来。

  这么好的人才,潇湘厂当然是不愿意放人,但是八一厂势在必得,就以借调的名义把吴子牛给借过来了,只不过刘备借荆州,一借不还,现在吴子牛人在八一厂,但是他的关系还在潇湘厂呢。

  等到其他人都不再看吴子牛,他才再次把目光放在面前的《燕京文学》杂志上。

  自从拍完《太阳山》之后,吴子牛就没什么工作了,厂里面给他选了一些军旅题材的剧本,但是他个人都不满意。

  他喜欢军旅题材的电影,也能拍好军旅题材的电影,但他并不是只会拍军旅,所以他对厂里面只喜欢给他找军旅题材的剧本这事颇有微词。

  今天下午,他闲着没事,就找了本《燕京文学》看看。

  本来看杂志就看杂志,但是忽然看到《树洞》这篇小说,他被这篇小说惊到了,忍不住拍桌子表示了自己的惊喜。

  吴子牛看了看周产这个名字,在脑海中迅速搜索了一番,却没有一点印象,这应该不是个出名的作家。

  思虑片刻,吴子牛给《燕京文学》那边打了个电话。

  电话很快接通。

  “你好,燕京文学编辑部。”

  吴子牛笑着说道,“你好,我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吴子牛,想问一下能不能跟周产取得联系。”

  “周产?”

  “嗯,就是写了《树洞》的周产。”

  对面笑道,“我知道周产是谁,不过你要找他干什么?你是八一厂的导演?”

  “嗯,我是导演,我想跟他聊聊《树洞》这篇小说。”

  “周产现在不在内地,不好联系,你要不急的话,等九月份他回燕京之后,我让他联系你吧。”对面说道。

  听说要等到九月份,吴子牛当然不愿意,他恨不得现在就能跟这个周产见上面,即便见不上面,那也要说上话。

  “同志,你能不能帮帮忙,我是有想法把《树洞》改编成电影,急需跟周产沟通。”

  对面沉吟片刻,说道,“那行,我给你一个电话吧,是香江的。”

  “香江的?”

  “嗯,他最近在香江出差。”对面解释了一句,随后又说道,“我建议你六点半之后再打这个号码,不然的话联系不上他。”

  “好的,我明白了。”吴子牛说道。

  “你手边有纸笔么,我说号码你记一下……”

  吴子牛拿到电话号码之后,并没有听从刚才那人的话,立马就按照号码打了过去,不过果真如那人所说,电话根本没有人接。

  联系不上周产,吴子牛有些焦急,但是急也没有办法,他只能在办公室里面安安稳稳地等着,之后每隔半个小时,吴子牛就会打一次电话。

  直到晚上七点钟,办公室其他人都已经下班走了之后,电话才终于打通了。

  当电话被人接起来的时候,吴子牛眼睛都亮了。

  他迫不及待地说道,“你好,是周产先生么,我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导演吴子牛。”

  电话那头,周彦听到找自己的是吴子牛,也是颇为意外。

  吴子牛他当然知道,国内知名导演,早期拍了不少国际知名的电影,后来转型拍电视剧,而国内大部分观众也对他执导的电视剧更加熟悉。

  《天下粮仓》、《历史转折中的邓xx》、《贞观长歌》、《大明天下》,这些电视剧,一部比一部出名,倒是拿了柏林电影节银熊奖评审团特别奖的电影《晚钟》,大部分观众别说是看过,听都没有听过。

  而吴子牛叫自己周产,那应该是因为小说的事情,难道是为了最新一期《燕京文学》上发表的《树洞》?

  这个可能性最大,而且他的号码应该也是从华扬那边拿到的,因为知道周彦在香江这边酒店号码的人并没有多少。

  “呃,吴导你好,我是周产,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周彦问道。

  听到没有找错人,吴子牛更加兴奋了,“你好,你好,是这样的,我今天在《燕京文学》上看到了你的小说《树洞》,个人觉得非常好,所以想要跟你聊聊。”

  吴子牛只说聊聊,却没说是要聊什么,不过周彦也知道,一个导演来找他聊小说,自然只能是聊改编的事情。

  而吴子牛之所以没有说的那么明白,可能是因为没有确定能不能拍,像吴子牛这样的体制内导演,并不是说他想拍什么就能拍什么,是要厂里面给他指标的。

  周彦也不想耽误工夫,就直接问了,“吴导,你是不是想要把这篇小说改编成电影?”

  “嗯,是这样的。”

  “你手头上有指标么?”周彦又问。

  “暂时还没有,不过没关系,肯定会有的。”吴子牛倒是挺自信。

  周彦听他说的这么自信,也是挑了挑眉毛。

  《树洞》这篇小说,他原本是计划自己以后抽时间来拍的,但吴子牛忽然找来,他又有点心动。

  吴子牛毕竟有能力,不会糟践了这个剧本,如果交给他,肯定比交给一般人要放心点,所以周彦还是有意愿往下谈的。

  周彦想看看吴子牛想怎么拍这部电影,如果能对路子的话,把《树洞》这篇小说的改编权交给他也不是不行。

  “吴导,你准备怎么拍这部电影?”

  吴子牛愣了一下,随即说道,“我当然会尊重原著,如果你愿意交给我来拍,我希望剧本交给你来写,然后我们一起商量怎么拍。”

  这一招以退为进非常奏效,周彦听完也是直点头。

  “那这样,这段时间我来研究研究剧本怎么写,吴导你也研究研究,等到我过段时间回到燕京之后,咱们碰个面好好聊聊。”

  “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“八月底。”

  “那还有十几天时间……好,没问题,那我等你回来。”

  周彦想了想,又跟吴子牛确定道,“吴导,你确定有指标能拍么?”

  “这个你放心好了,肯定没有问题的。”吴子牛非常自信地说道。

 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吴子牛会这么有信心,不过周彦还是点点头,“好的,那就燕京见。”

  “燕京见。”

  挂了电话之后,周彦思虑片刻,还是给徐风打了个电话。

  虽然他跟汤臣的合作不包括文学创作这一块,但既然之前已经跟徐风说过《树洞》的事情,现在有了新的情况,按情理确实要跟她说一声。

  电话接通之后,周彦将事情大概跟徐风说了一遍。

  徐风听过之后,笑道,“有人看上你的小说,这是好事情啊,至少多了个选择。假如你最终决定要拍《灵异第六感》,也可以考虑把《树洞》交给吴子牛拍,吴子牛我没有怎么接触过,不过我知道他是个非常有才华的导演,之前他的《晚钟》还在柏林电影节拿奖了。”

  周彦点点头,“我是想先跟他聊聊,如果他的思路合我心意的话,就把《树洞》交给他拍,如果不合我心意的话,那就留在手里,以后我自己拍。”

  “没问题,你的想法是非常正确的。”徐风笑了笑,又问,“在这件事情中,我能为你做什么?”

  周彦笑道,“风姐,我给你打电话,并不是要你为我做什么,只不过是之前跟你说过这事,所以特意知会你一声。”

  “嗨,没什么,小说是你的,你自己决定就好。”虽然徐风嘴上这么说,但是周彦的话她还是挺受用的。

  沉吟片刻,徐风又说道,“如果就是八一自己拍的话,他们太小家子气了,不愿意出钱,别糟蹋了这个故事。这样吧,假如你真的要交给吴子牛拍,还是我们汤臣来投资,这样能尽量保证电影的质量。”

  听到徐风的话,周彦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天下还能找到这么好的投资人么?

  他们之间有片约就算了,现在周彦的小说要交给别人拍,她竟然也愿意投资,《树洞》这种电影真的很难挣钱。

  当然了,徐风能对周彦这么好,一方面是欣赏周彦的才华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周彦这段时间也确实帮汤臣电影公司挣了钱。

  一部《想飞的钢琴少年》帮汤臣电影公司挣的钱,别说是拍一部《树洞》,就是拍两部都够了。

  而且《树洞》即便不挣钱,拍出来也绝对是一部好电影,投资好电影,本来就是徐风的初衷。

  “风姐,我先代吴子牛导演感谢你。”周彦笑道。

  徐风哈哈一笑,“等你们这事定下来再说吧……”

  她话说到一半,周彦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孩子的声音,“妈,你还没结束么?”

  “来了来了。”

  徐风跟孩子说了一声,随后又对周彦说,“不跟你说了,家里的祖宗在闹了,我家这俩小子要是有你家小九一半乖巧可人,我就谢天谢地了。”

  “好的,回聊。”周彦笑了笑,徐风对他家小九误会太深了。

  放下电话之后,周彦并没有急着研究《树洞》的剧本,而是继续写《灵异第六感》的剧本。

  毕竟是看过电影,所以剧本写起来很快,几天时间,周彦已经写完了三分之一,不出意外的话,杀青之前就应该能够写完。

  周彦准备等到《灵异第六感》的剧本写完之后,再去研究《树洞》的剧本,他干事情喜欢一件一件来。

  ……

  周彦《青蛇》的最后一场戏,正是大剧本第24页戏,也就是许仙跟白素贞第一次亲热的戏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徐克的恶趣味,他将两场亲热戏放在了周彦的第一场和最后一场。

  这场戏比第一场简单一些,加上周彦现在也驾轻就熟,所以拍起来非常快。

  一场戏不到两个小时就拍完了全部镜头。

  等到最后一个镜头拍完之后,徐克拳头一攥,大声说道,“收工!”

  随后徐克又走到前面,笑着说道,“恭喜周指导杀青,鼓掌。”

  在热烈的掌声当中,两个工作人员推着一个小推车走了过来,上面有一瓶香槟和几个杯子,还有一捧鲜花。

  徐克将鲜花拿起,送到周彦手上,笑道,“周指导,来开香槟。”

  周彦接过鲜花笑了笑,他没想到自己杀青,徐克还给他准备了这些东西,不得不说,杀青的时候能有这个,还是挺暖心的。

  这时王祖贤正好走过来,周彦便顺手把鲜花递给她,“小贤帮我拿一下。”

  王祖贤愣了一下,随后将鲜花接到手里。

  周彦递完了鲜花之后,就去把香槟拿起来,摇了摇打开了,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,根本没人觉得有什么异常。

  但是王祖贤却知道,周彦肯定是故意给她的,因为她接鲜花的时候,周彦还偷偷地挠了挠她的手心。

  刚才演戏的时候,两人抱着又亲又啃,她没有脸红,但是刚才被周彦挠了一下手心,却让她的脸微微发红。

  然而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周彦的手上,只见香槟开了之后喷的老高,现场众人忍不住高声欢呼。

  周彦又笑着倒了几杯酒,给导演和几个主要演员一人一杯。

  按道理,这时候周彦已经有手了,王祖贤完全可以把花还给周彦,但是她此时抱着花,已经舍不得松了。

  众人端着酒杯碰了碰,随后徐克笑着说道,“为了周指导,这一杯必须要喝完。”

  说罢,徐克自己率先一饮而尽。

  既然导演都这么说了,其他人自然也不好拂面子,个个抬头将酒喝完,好在是香槟,而且一杯也没倒多少,所以一口喝完没什么。

  第一杯喝完之后,徐克见瓶子里面还有酒,就给自己跟周彦的杯子又添满了,随后搂着周彦的肩膀说道,“周指导虽然戏杀青了,但是我们之间的合作还没有结束,等电影全部拍完了之后,还要请你过来为配乐操心。刚才那一杯,是为了演员周彦而干,这一杯,我单独敬你,是为了配乐指导周彦而干。”

  说完,他又干了一杯,周彦扯了扯嘴角,这一杯可倒满了。

  虽然香槟的酒精度跟白酒不能比,但这玩意也有十几度,还是能上头的。

  喝完这一杯,周彦以为结束了,但是没想到徐克竟然又去拿酒杯。

  周彦吓了一跳,连忙将酒瓶拿起来,给每个人的杯子都倒了一杯,把一瓶酒都给倒完了,随后举起杯子说道,“这一杯酒,我来敬诸位,感谢这段时间以来,各位对我的照顾,我也从各位的身上学习到了很多东西,希望以后有机会,不管是以什么样的形式,都还能跟各位再次合作。”

  这一次,周彦先一饮而尽,然后又说道,“今天晚上我请大家吃饭,说好了,一个都不准少。”

  此言一出,现场再次响起了掌声,比前面所有的掌声都要更响亮,看来大家对吃饭的热情更高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icflo.com。趣书网手机版:https://m.icflo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